散文|平顶山香山寺情思

平顶山香山寺并不遥远,尤其是新城区建成以后,便宛如一个虎背熊腰、膘肥体壮的年轻后生从天而降,踉跄几步,不由分说伸出两条粗壮的胳膊猛地一挽,就把这徐娘半老、楚楚自怜的千年古刹硬生生揽入怀中。

散文|香山寺情思

香山寺怀旧

磊子/文

香山寺并不遥远,尤其是新城区建成以后,便宛如一个虎背熊腰、膘肥体壮的年轻后生从天而降,踉跄几步,不由分说伸出两条粗壮的胳膊猛地一挽,就把这徐娘半老、楚楚自怜的千年古刹硬生生揽入怀中,然后濯洗风尘,再施粉黛,堆金砌玉,描龙画凤,经过这一番除旧布新,起死回生之后,端的是脱胎换骨,返老还童,朝晖夕映,顾盼生姿,金壁辉煌,缠头似锦。俨然是天山童姥,春风暗度;又似那荒冢枯木,再布新绿。

初识香山寺,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一群春光灿烂的年轻人,豆窦年华,青葱岁月,终日困守在大学校园里,唧唧复唧唧,难免无事生非。闲暇之余,有人突发奇想,提议去香山寺游玩一趟。于是乎,欢呼雀跃,响者如云,八九个男生纷纷从家里骑来六七辆老式的二八自行车,再带上三五个如花似玉的女生大姑娘,一路上郎情妾意,似有若无,追风逐电,笑语飞扬。如狼似虎般地来到山脚下,然后沿羊肠小径蹿蹦跳跃,抬级而上,登堂入室,左顾右盼,但见山坡平坦处,断碑委地,荒草凄凄,一塔耸立,堪堪欲倒,周围有瓦房数间,颓败难支,只有寥寥几个僧尼,寻常打扮,枯坐屋内,一团淡漠,寂寂无声。

我们这帮子乔男女,趁兴而来,虎视耽耽,逡巡一遍,顿感索然无味,怅然若失。遂齐齐站立山顶,指点江山,意气纵横,空发豪言。感秋日之萧瑟,天寒地旷,怀少年之心事,无以言表。唯有那一阵阵的莫名愁怅,起起伏伏,都随这漠漠秋风掠过山梁去了。

时光荏苒,流年似水。再登香山寺已经是我们的恋爱的季节了。那时候情窦乍开,稍解风情,左顾右盼,心有所依。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登高望远,思绪茫茫,风萧萧兮,云荡荡兮,寒凉遍野,浑然不觉,唯见她秋波暗转,脉脉传情,桃之夭夭,花开满枝。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而今也都化作了牡丹一梦,再相见时,却已是绿树成荫子满枝了。

再后来,我又曾经与妻子重游香山寺。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当时的她飒爽英姿,一身戎装,意气风发,不让须眉。我们各骑单车,并驾齐驱,一路追逐,如影随形。故地重游,风光依然,前尘往事,都成云烟。塔前徘徊,殿间流连,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惊鸿一瞥,吉光片羽,恍然如梦,渺然难追。现在想来,又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旧事了。

岁月如梭催人老,花开花落几度秋。如今面对这脱胎换骨、修缮一新的香山寺,巍巍乎牌坊,层层兮殿阁,三步一楼,五步一阙,斗拱飞檐,犬牙交错,堂而皇之,气象森然。漫步其间,若梦若幻,抚今追昔,风流云散,怎不令人怆然涕下,悲从中来乎。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香山寺历尽沧桑,几度兴废,已阅千年,可谓遥远矣,而其盛极而衰,衰极复盛,又不知几数载矣。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之亲历其衰而复盛,枯而复荣,不啻于瞬息亘古,沧海一栗矣。渺渺然时光无极,日月难缚;惶惶然生也有涯,思也无涯。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且收拾心情,聊作捡点,老夫下山去罢。

注:河南省平顶山香山寺始建于东汉末期,全称为香山普门禅寺,迄今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

散文|香山寺情思

作者: 平顶山生活网

发现平顶山,分享生活;专注于鹰城百姓的吃喝玩乐游购等日常生活信息服务的本地综合信息生活资讯平台。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99038000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angchaoxin@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