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十年,煤城平顶山经历了什么

人一辈子或许也就几个“十年”,每一个“十年”的改变都是巨大的,特别是身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持续“上进”,脱颖而出并不是很难的事。身边很多例子,年轻人只要肯上进,生活对他的回报都不…

人一辈子或许也就几个“十年”,每一个“十年”的改变都是巨大的,特别是身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持续“上进”,脱颖而出并不是很难的事。身边很多例子,年轻人只要肯上进,生活对他的回报都不会差,十年后知真假,也有不少人是“假上进”,抱怨生活不公,更多情绪是无法接受自身平庸与别人的“真上进”,真收获越多,真抱怨越少。都是时代弄潮,谁也不是活在真空里,想争第一,那是年轻人的自大或盲目自信,人这么多,哪怕你比70%的人强,生活已经很惬意,十年后,回头一看,都不是事儿。

黄金十年,这座煤城经历的或许更多,走过的路比每一个人更长,更远。

煤矿历经“黄金十年”,平顶山却为何依旧这么穷|城市深度

–题记

黄金十年,煤城平顶山经历了什么|城市深度

趁着逢五周末的空档来往市区转了转,那些曾经门庭若市嘻嘻嚷嚷的街道,相较之下也显得有些冷清,生意大不如从前。从眼下越来越注重环保和能源减排的社会,对煤炭的需求也日益减少,相较山西大同的煤质与产量,也是捉襟见肘,记得曾经为我们授课的教师曾讲过“从越南进口的煤,加上运费也比从国内买煤来得更加划算”,眼下,持续走平的煤炭交易价格却又显得丝丝曙光。

趁着霞光,湛蓝的天空与交辉相映的老城,好像显得一下子老了许多,鼎盛时期的装潢原封不动地停留着,干净,又落魄。

我的儿时乃至整个青春期都是在平顶山矿区度过的,当考上大学并顺利离开那里的时候,再回想起来,我才意识到它的完整性。时间在那里肆意的流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土地与城市的变化,这一切都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原来这里的一切只是魔方上的一格。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魔方是静止不动的,可一旦它转动起来,被凌乱,也就意味着一切将要被做出全新的择决。

黄金十年,煤城平顶山经历了什么|城市深度

我出生在一个煤矿家属院,那时的矿区还没有那么多的楼房,到处都是棚户区,交叉相错的街道让人有些迷眼,也很幸运,赶上了算是人们所说的煤矿“黄金十年”,当然也会有人对煤矿的黄金十年产生质疑,但用我的话来说那就是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

在那个时候,一个人的亲朋邻里、甚至七大姑八大姨可能都会在一个地区的煤矿上班,煤矿支撑着的也不是一个个个体,而是一条复杂的个关系网。

黄金十年,煤城平顶山经历了什么|城市深度

黄金十年,曾经盘活了这座城市数十万工人的生计,记得那些年,为得到一席“正式职工”的地位,可谓抢破了头,绞尽了脑汁。

他垂垂老矣,坐在长椅上回忆那个人,那是一个黄昏,远处的煤矿传来下班的铃声,骑着二八大杠的人从巷口过去,他们站在巷尾,那人穿着一件用“劳保票子”换来的工作衫,“我下周就要走了,要不要一起”,“我吗?不去,现在这样挺好”他不知道,他走之后,那人再未出现,在这个十年,从煤矿走出来的人与留守煤矿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市场在改变,用户思维在改变,竞争对手在作出改变,如果只有你一成不变,还在用着十年前的老招式,所以就会赚不到钱,落魄,直至暗淡。

黄金十年,煤城平顶山经历了什么|城市深度

历经“黄金十年”,平顶山却为何依旧这么穷;记得曾经某位干部曾这样描述“穷与黑不是煤城的属性,历来矿区城市给人的印象是穷的、黑的、脏的。这一次我们到平顶山市,却是大开了眼界,这城是一座美丽洁净的城,是一个工业相当发达的城,是带动周围几个县经济发展的中心城。汽车驶入平顶山市区,映入我们眼帘的不是烟囱林立,黄烟滚滚,不是黑尘扑面,不是拥挤的人群和狭窄的街道,而是宽阔笔直的马路,明亮整齐的店堂楼宇,宁静的小巷,与街巷并行的小溪,街道两旁的机关,工厂的院内到处是葱绿的树,盛开的花…”

有些讽刺,多年前不那么真实的话语却又是如今的现实。

30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地瘠民贫的小村落。后来发现了煤田,各路人马云集到这里建矿井,建城镇。但多年以前的平顶山还是单一的煤城,生产单一,生活单调,有一点服务业,也仅仅是满足矿工、矿工家属生活的起码需要。那时节,市里穷得很,更谈不上市政建设。一句话,平顶山人想的是煤,看的是煤,吃的是煤。当地人为我们描述当时市区的图景是“黑压压,雾沉沉”。

黄金十年,煤城平顶山经历了什么|城市深度

其实这就是一种恶性循环,因为穷,人们的消费能力就较为低,这就使人们显得更穷,加上制度下的贪腐,人才的流失,更多的是能源的枯竭,造就了这早晚一天的问题。

目前可以观察到平顶山煤矿解决问题的主要办法,就是积极引进各种人才、更新技术和设备,可是这实施起来远远不是像说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也出现了大势所趋的人员分流。而这相比前一种,似乎更立竿见影。

但当我看到电影《山河故人》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地欣喜,因为在这部电影里,煤矿只是一个承载着人生老病死的空间,它本身并没有多么的特殊,而我曾经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

我甚至会在电影中望见许多我认识的人,似同相识那些缺憾的性格,那些吊诡的命运,认识那些人的自卑与倔强。梁子这个人物形象几乎是随处可见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父辈叔叔那一辈的一个集体的缩影。

同一部电影,刚好隔十年再看,发现观影的关注点就会改变,电影没变,是人变了。十年一梦,黄粱一梦,也许是正好在第三层梦境呆了十年,而盗梦空间则是图腾,电影中大家惊讶于要呆十年,可是梵天一眨眼,梦该醒了。

十年,这座城市已经改变的足够多。

作者: 平顶山生活网

发现平顶山,分享生活;专注于鹰城百姓的吃喝玩乐游购等日常生活信息服务的本地综合信息生活资讯平台。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99038000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angchaoxin@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